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132yy.com-婧倩馆-7rmy.com,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

萧家母

碎石废墟下,林三喘了一口小气,看了看眼前的萧夫人,她还没有昏迷过去。

  两人被压在这底下已经一个时辰了,外面的人还在不断地营救中,诚王这招
釜底抽薪果然是让林晚荣吃尽苦头啊。

  「夫人,现在你已经算我的半个知己了。」林三为了不让萧夫人昏迷过去,
一直在讲他过去的事,很多连青璿他都未曾讲过。

  「嗯……」萧夫人微弱地哼了声,示意她还活着。

  「那夫人也给我讲讲故事吧,我最喜欢听故事了。」林三见萧夫人的呼吸渐
渐微弱,声音提高了些。

  萧夫人被林三的嗓门醒了醒神,回忆却顺着他的话,渐渐飘到几个月前……

***    ***    ***    ***

  「福伯!」二小姐萧玉霜在突然出现在福伯的后背,大喊了一声。

  「哟……二小姐,老头要被你吓坏了。」正在鬆土的福伯也是被这一声呼喊
吓了一惊,回头一看却是二小姐,便呵呵一笑对二小姐说道。

  「咯咯……福伯也会被吓到啊。对了,林三呢?」二小姐对福伯嫣然一笑,
小女儿的姿态毫无防备地呈现在这个萧家几十年的老家僕眼中,顺道问起林三的
消息。

  福伯听着玉霜连珠炮似的发话,也是慈祥一笑,二小姐总是这个活泼可爱。
他扔下手中的小铲子,拍了拍双手说:「二小姐找林三啊,那小子却不知是去了
城南还是城北,要找一种树。」

  「找树?」二小姐可爱的小眉头皱了皱,小嘴朱唇嘟了起来。

  「嗯……小姐找他有事吗?」福伯看着二小姐的小脸,随意地问道。

  「没什幺,只是在家中闲的慌了,嘿嘿……」二小姐心头浮现出威武将军的
英姿和林三的窘态。福伯心里也是想起了那小子的滑头和挤眉弄眼的表情,心里
也是有些感叹,不知不觉家丁又换了一批。

  「对了,前日林三教了我一种什幺……嗯,『脚底按摩』,说是对人身体颇
有好处,不如我给二小姐试试?」福伯之前就惊叹林三这年轻人见多识广,竟连
这等奇怪的法子也懂得。他是萧家的老管家,和二小姐说起话来自是不像年轻家
丁般唯唯诺诺的。

  「脚底按摩?唔……好吧。」二小姐见林三不在,欺负他的热情也是散去了,
见福伯有此提议,也不拒绝。福伯自幼看着她长大,在玉霜心中,却是等于了半
个父亲。

  两人来到福伯的房间,玉霜却是蹦蹦跳跳地跑进房内,这看看,那摸摸。福
伯年轻的时候,曾跟着萧老爷四处经商,收集了大华各地不少有趣的东西,所以
玉霜自小是最喜欢到福伯的房间来玩。

  福伯看着二小姐的身影,却是回忆重重,从膝盖,到腰,到胸口,再到如今
的额头,二小姐越长越高,如今俨然已是芳龄正好了。

  「二小姐,坐到床上来吧。」福伯搬了张小凳子,坐在床边,便让二小姐过
来坐下。二小姐闻言走到床边,侧身便坐在了福伯的床上,小脑袋还在东张西望,
摇头晃脑。

  「二小姐啊,把鞋子脱了吧。」福伯找了块乾净的小方巾,铺在自己的大腿
上。

  「嘿!」二小姐却是顽皮心起,把小锦鞋一甩,露出了乾净的白袜。接着,
又蜷起日渐修长的双腿,把袜子褪去,露出了一双白净的玉足。

  福伯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让二小姐把小脚放上来,玉霜脸微微红了红,便轻
轻把自己的玉足并排放在福伯的大腿处。只见玉霜的两只小脚如玉琢般晶莹滑腻,
从小腿处到脚背勾勒出一条流线,光滑如丝。十只可爱的小脚趾像宝石一样整齐
地排列着,脚拇指调皮地向上翘着,从脚尖处隐约看出脚底的红润。

  「哦,小姐,我要开始了……」福伯先是被玉霜的美足吸引得呆了呆,旋即
醒悟过来,两手捧着一对小脚就要开始按摩。

  「嗯……」二小姐声如呅吶地说着,福伯粗糙的大手握在自己的脚上,一股
奇异的感觉从脚底直逼小腹。二小姐的脸也慢慢地红透了。

  只见福伯僵起大拇指,先在二小姐的脚踝处搓揉,然后中指成眼,往二小姐
脚底的穴道用力地按去,另一只手的拇指同时捏着二小姐的脚心轻轻往后掰。

  「哦……疼……」玉足上的扭曲感让二小姐一阵难受又是一阵舒服,每次疼
到极限的时候,福伯就会适时鬆开,然后就会有一股轻鬆畅快的感觉从疼痛处传
来。这就是足底按摩的奇妙之处,让人痛并快乐着。

  「二小姐忍一忍吧,按摩完就好受了。」福伯知道这是脚底按摩的特点,之
前林三给他按摩的时候,因为受不了他的臭脚,像报仇一般往死里用劲,福伯觉
得自己都要盖棺了。如今捧着二小姐的玉足,足弓处细微的血管透过红润的皮肤
清晰可见,却是让福伯不捨用力。

  「嗯……」二小姐答应了一声。穴道上的刺激让二小姐的后背溢出了一丝汗
水,因为疼痛和舒服的交替,让她的下体有了些羞人的湿意。

  福伯见二小姐皱着小琼鼻,不知道是难受还是享受,也不多说,又开始用力
地搓揉起来。他的拇指顺着二小姐的脚底,从脚踝一直搓上脚趾跟处,惹得二小
姐是一阵颤抖,苦苦地咬着下唇,就怕自己舒服得呻吟出来。

  按摩了一阵后,玉霜的小脚已经红透了,香汗形成的细微水珠附在脚上,沁
出的水迹挂在脚拇指上,香豔绝伦。福伯也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他眯了眯眼睛,
回神过来,已经开始用方巾为二小姐擦起脚来。

  「二小姐啊,按摩结束了,第一次按摩不要做太长的时间,这样便好了。」
福伯略微苍老缓慢地说着。玉霜这才吁了一口气,十只脚趾骄傲地翘起,享受着
福伯的服务和按摩后的轻鬆感。

  「好了,二小姐。」福伯给玉霜擦完脚后,就收拾了凳子和方巾,示意二小
姐起床穿鞋。玉霜看了看自己通红的小脚,撇了撇嘴穿上了袜子和鞋子,就下床
要去玩了。

  「哇,好轻鬆哦!」足底按摩过后,二小姐惊奇地发现自己脚上的疲劳都消
失了,似乎还可以继续蹦跶个一整天,她娇声说了句「谢谢福伯」,便跑去玩了。

  福伯在背后笑呵呵地看着二小姐的身影。

***    ***    ***    ***

  入夜。

  玉霜在萧夫人的房中,与母亲说着今日的趣事。

  「对了,娘亲,我来给你做『脚底按摩』吧!」玉霜忽地想起今天福伯给她
做的按摩,想着娘亲常年为了家里的布庄生意在外奔波,脚上一定很累,自己也
学着福伯给娘亲做个按摩。

  「脚底按摩?」萧夫人侧抱着玉霜,看着女儿乖巧的小脸。只见房中两人都
只穿着单薄的内衣,透明如蝉翼的绸缎根本遮不住里面的风光,一对母女花一大
一小相拥在床上。

  玉霜稍微娇小的身材在母亲的怀中却是显得玲珑有致,逐渐发育的上围也是
如蟠桃般挂在胸前,撑起一片蓓蕾。她身后的萧夫人却是更让人惊豔,岁月似乎
不曾在夫人脸上留下痕迹,饱经沧桑的夫人咋看像二十岁的美少女,再一看却又
多了几分风韵和仪态。两个倒扣的大碗覆盖在夫人的胸上,在玉霜背靠的压迫下
挤出大片嫩肉。

  「嗯……」玉霜支起身子,跳到床下,像福伯一样找了张椅子坐在床上,捧
起娘亲的玉足,就给她按摩起来。

  「哎呦,好痒……呵呵,你是按摩还是抚摸啊?」萧夫人慈爱地看着玉霜,
这傻丫头也知道体贴娘亲了,只是这按摩的手法实在是太差了,像洗脚多过像按
摩。

  「诶?福伯也是这样弄的嘛,我当时很疼的,怎幺娘亲会觉得痒呢?」玉霜
也是不解,福伯在给她按摩的时候,她偷偷记下了穴道,也是準备回来给娘亲和
姐姐按摩的。

  「呵呵,傻丫头,这按摩怎幺会这幺容易就学会呢,还要讲究力道和方向的
……好了,我知道你心疼娘亲了,起来吧,等你学会了再给娘亲按。」萧夫人俯
身摸了摸玉霜的小脑袋,倾斜的身子露出让男人发狂的乳沟。

  「嗯,那我去找福伯吧,娘,你等等啊……」说完不等萧夫人回答,就随意
披了件外衣跑出去了,深夜里,大部分家丁都休息了,也不怕有人能藉着夜色看
到二小姐的春光。玉霜执拗的性子就是想到的事情一定要做到,此时也是不多想,
只是想让娘亲也享受一下按摩的舒畅。

  萧夫人无奈地摇了摇头,也罢,难得女儿一腔热情,今日也非礼一回吧。其
实入夜之后,按礼男子是不该进入女子的闺房,何况萧夫人这种孀居的少妇,只
是女儿盛情难却,自幼丧父的她只有做娘的来宠她了。

  「福伯!」二小姐一路小跑,很快就到了福伯的房间,人还没到,声音已经
远远传来,还唤来了威武将军给她做先锋。

  「哦,是二小姐吗?」福伯听见二小姐的喊声,还以为有什幺重要事情,便
放下手中的工作,披了件外衣走到门外。

  「呼……」二小姐深呼吸喘了口气,拍了拍威武将军的头,对福伯说:「福
伯,我娘要你去给她按摩,哦,不对,是做『脚底按摩』。」二小姐怕自己的主
意被福伯视作玩笑,便假传萧夫人的懿旨。

  「『脚底按摩』?现在?这幺晚了,老头怎幺能到夫人房里去呢?」福伯心
里也猜出了七八分,夫人一向洁身自好,容不得半点绯传,怎幺会在深夜要自己
做脚底按摩,準是二小姐的主意。

  「对啊,快点来吧。」二小姐也不让福伯拒绝,牵起福伯的手臂就往萧夫人
的房间跑。

  半晌,福伯已经来到了夫人的门外。

  「二小姐,还是不好吧……」福伯在萧家从僕多年,却是很少进过夫人的房
间,如今突然要在深夜给夫人摸摸,呸,按摩,还是忍不住老夫聊发少年狂地心
猿意马,老鹿乱撞。

  「好嘛,都到这里了……」二小姐摇着福伯的手臂,像小女孩一样撒娇。福
伯像被二小姐上链了一般,胆气横生,推门进去了。

  「福伯吗?进来吧……」萧夫人软绵绵的声音从内房传来,她似乎一直都是
这样仪态万千,温婉柔和。夫人已经猜到二小姐无论如何都会让福伯过来,所以
早已穿好了衣裳,整理了淩乱的发梢,在房中坐定。

  「夫人,二小姐她……」福伯来到夫人的闺房,胆气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低眉顺眼地对夫人说着。

  「嗯,我知道是玉霜胡闹了,这幺晚了却是打搅了福伯你休息。」夫人语带
歉意地说道。

  「呵呵,二小姐也是关心夫人吧。那夫人,这按摩……」福伯往门外瞧了瞧,
却见玉霜明亮的大眼睛在门边一闪而过,已是逃了回房。

  「没事,既然那个小丫头这般推荐,这按摩一定有什幺过人之处,试试也无
妨。」萧夫人款款站了起来,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地展现出来。

  「那,我就冒犯了。」福伯在萧家这幺多年,自是不用自称小人等等。

  夫人之前已经被玉霜胡乱按摩了一次,知道这脚底按摩的大概,便在床边坐
下,刚刚穿上的鞋袜又脱了下来,露出了圆润的玉足。

  福伯在夫人的房中寻来一张小凳子,坐在床下,萧夫人递给他一张乾净的丝
绸,福伯赶紧接过,铺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便对夫人说:「夫人,要开始了,你
把脚放上来吧。」

  「嗯……」夫人大方地应了一声。大小姐年纪尚犹时,不能担待家事,便是
夫人常年在外经商,也曾见过类似的服务,所以并不觉得过于不妥。她擡起笔直
修长的玉腿,微微挽起了裤脚,把小脚轻放到福伯的大腿上。

  福伯满是皱纹的大手握着夫人的玉足,只觉得像揣着一块玉似的,滑嫩温润,
细腻的皮肤没有丝毫的摩擦,身为少妇的夫人因为不做粗重的活儿,所以显得稍
稍丰腴,连带着小脚也是有点肉呼呼的感觉,却又不让人觉得肥胖,只是手感更
加柔软。

  不同于对二小姐的用力搓揉,福伯用较为温和的力道开始慢慢地按捏夫人的
玉足,这样可以让夫人消除疲劳,更容易入睡。萧夫人常年为萧家奔波劳累,伤
神费心,夜里经常难以入眠,所以福伯改用了另一只按摩方法。

  两手捏着夫人的小脚,福伯心头腾起了一丝异样。只见夫人的十只脚趾柔弱
地低垂着,脚心握成弓形,脚趾甲在烛光的倒映中让两只玉足显得晶莹剔透。福
伯按摩的手法渐渐多了一些意味,像是抚摸一般温柔。

  「唔……」萧夫人的鼻子哼出一声轻吟,福伯粗糙皱纹的手加上轻微的揉摸,
摩挲之间让夫人全身无比地放鬆。她忍不住暗暗伸了个懒腰,饱满的酥胸却藏不
住她的动作,变得更加丰挺。

  福伯擡头正要问夫人力道如何,恰好看见了这一幕,胯下的老肉棒如返老还
童般坚硬如铁。只见萧夫人的胸前像要涨爆裂开,高耸的玉乳撑着绷紧的内衣,
勾勒出两个碗状物。她紧闭着眼睛,额头间有些香汗,正是放鬆之余溢出的。

  「嗯……可以再重一点……」萧夫人不知道自己春光外洩,慵懒的声音如软
糖一般黏在福伯的心